冥王星。

長風破浪,滄海難濟;
巉岩不忌,扶搖萬里。

#青梅竹马#这些年从头到尾,都是我会错意。(2

2 意义

说实话,祝远的相貌,其实很一般。戴着黑框眼镜,皮肤不黑,额角有时还会冒一颗痘。眼睛是我很喜欢的丹凤眼,当他抱着一米阳光从作业堆里抬眼看我时,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芽。他颀长的身影逆光站在我身前十米远,那样的他竟是令我愣了好一会儿。
是越来越深的喜欢吗?还是被阳光下青葱的少年郎秒到了呢?真是无从而知。

我和祝远住在同一小区,中间相差十几幢楼。放学回家的路线总是相同的——我们互相陪对方绕半圈,也就是半圆的形状,大约就是十五分钟的事情。途中我吧啦吧啦不停讲着趣事,祝远附和着,有时跟上几件好玩的事:“我幼儿园班主任叫雅珍,全班都叫她鸭胗。”
我几乎笑了一路,终于和祝远在这个圆的圆心上拜别。走了两步,我想回头看看他的背影,才发现路边走上来一个学妹,挽着他的臂弯走出了我的视野。看背影,巧了,学妹是我熟人,沈遗玉。他俩认识,还他妈是我一手造成的呢?
突然感觉脚酸得让人心里难受,问了问自己花了十五分钟绕了半圈的意义何在,结果还是笑了笑,朝家里走去。


周末补习班课间,死党陈倾咬着阿华田的吸管问我为什么喜欢祝远。
“日久生情……。啊这个答案太假了?就是喜欢啊,有什么理由的?”
陈倾脸上没了戏谑的笑,认认真真地说:“那么,你的心意,他知道吗?”
知道……吗?
里里外外沉浮多次的心意,他知道吗?他想知道吗?
“祝远啊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好不好?

#青梅竹马#这些年从头到尾,都是我会错意。(1

1 祝远其人

妈妈不停叨叨,你看看人祝远。
行啊,那就看看吧。不就是……数理化加起来比我高个……十几分吗?这人也真是,高分从小考到大,好兴致啊好兴致。
“说什么呢自娱自乐的?”后桌突然拿笔戳了戳我的脑袋,“天天想什么呢,想谈恋爱啊?!”
我满面严肃地转了身,眼前就是祝远那张嘲讽脸。“对对,朕就是想谈恋爱了,那朕就屈尊,跟你这刁民凑一块儿吧?”
祝远把桌子往后挪了半米:“滚。”

祝远这个表情,我已经见识了九年了。说来也真是,我们手拉手(并没有)走过了九年义务教育,怎么这位高智商的同学就没意识到我刚刚的话是认真的呢?哦,可能是因为——这句话我说了不知道多少遍,掰脚趾都算不过来。
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从留着哈喇子的小屁孩长到了十六七岁,小区花园的梧桐黄了又绿,绿了又黄,交错的光影不停倾泻着岁月的童话与电影,祝远的名字镌进脑海,我也就这么喜欢上了这个以嘲讽我为乐趣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“常乐言,你傻乐啥呢?”数学老师的声音幽幽地传来。我吓得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,条件反射抬头一看,好家伙,一个个笑得跟老鸨似的,都看着笑话呢?这会儿我才想起来早就上课了……
等等,是谁在后面笑?我偷偷回头,祝远正靠在椅背上,右手转着笔,笑着看我。已是暮春,他穿着校服的蓝色衬衫,领口微敞着,露出了一小块锁骨。
天啊……。